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修真界敗類

第七百九十章 姬舞仙君

修真界敗類 | 作者:躍千愁 | 更新時間:2019-11-15 02:18:4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滄元圖伏天氏修羅武神元尊三寸人間九星毒奶大主宰許念安穆延霆劍來
  .鱷仙君面色凝重的看了眼地上昏迷中的女人,沉聲道:“她傷的很重”

  “這不用你說我也能看出來”躍千愁蹲在了他身邊,擠眉弄眼的笑道:“老妖怪,跟我說說,她到底是誰,是不是你曾經的老相好?”

  鱷仙君目光射來,盯著嬉皮笑臉的他,冷笑道:“她是誰?難道你還沒猜出來么?她曾經也是位列仙界十二大仙君之一的人物”

  “呃……”躍千愁眼神略微有些迷茫,隨后笑容一凝,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抽了抽,指著那昏迷的女人,弱弱的問道:“你是說…你是說,她是姬舞?”

  鱷仙君紋絲不動的盤坐在那,冷笑著反問道:“如果不是她,那你說她是誰?”

  躍千愁伸出的手像觸電一樣,唰的縮了回來,神情僵硬道:“老妖怪,你別跟我開玩笑,她怎么可能是姬舞,憑姬舞仙君的實力,這東極圣土還有誰敢動她?”他一想到自己剛才對這女人的屁股又打又捏的,感覺后脊背發涼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鱷仙君回頭看著地上的女人嘆了口氣,道:“這事可能因你師傅而起,估計她是被你師傅先給打成了重傷,然后才著了這群宵小的道,否則憑那些人的膽子還不至于敢輕易動她”

  “她真的是姬舞?”躍千愁呆了呆,目光停留在昏迷女人的姣姣容顏上,就算是臉上掛著血跡,形容憔悴,也掩蓋不了那股冷艷然的氣質,顯然是個久居人上的人物松亂的云鬢枕在地上,昏迷的臉龐上黛眉緊在一起,光潔白潤的眉宇間隱隱泛著一股怒意……

  媽的這女人一看就不好惹,人在昏迷中都記仇啊躍千愁臉上漸漸泛起狠色,目光閃爍的站了起來,緩緩朝昏迷中的姬舞走了過去……

  他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鱷仙君的眼里,鱷仙君當即沉聲喝道:“躍千愁,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躍千愁目光深沉的漠然道:“趁她病,要她命”

  “站住”鱷仙君騰的站起,擋在了倆人之間,厲聲喝道:“躍千愁,她和你無怨無仇,你為何要殺她?”

  “有些事情不得不防患于未然”躍千愁瞇眼道:“若是她醒來后,知道是我師傅打傷了她,加上我剛才又……憑她的本事,一但發起飆來,我可抗不住與其樹個這么強的敵人,還不如先殺之,以除后患……”

  “你瘋啦?”鱷仙君喝斥道:“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是你師傅打傷了她,誰知道你剛才對她做了什么?”

  躍千愁眉頭一挑,狐疑道:“你真的不會說?”

  “放心我知道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鱷仙君沒好氣道

  “那就算了,當我什么也沒說過”躍千愁大袖一甩干脆利落,好像真的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反身找了個地方坐下

  “你……”鱷仙君話還沒說出來,躍千愁搶著發問道:“老妖怪,追殺姬舞的那些人是誰?”

  鱷仙君臉上的怒容頓消,粗眉擰起,冷哼道:“應該都是夜梟的人,那黑衣光頭名叫羅剎,修為已達仙帝初期,乃是夜梟的弟子估計夜梟一死,羅剎想趁姬舞重傷奪權了”

  “嗯聽你這么一說,我估計也很有可能,姬舞如果死了,搞不好那光頭佬就要成為東極圣土的老大了”躍千愁緩緩點頭道正琢磨著這事,忽然發現鱷仙君正在寬衣解帶,轉眼間脫得就只剩下了一個褲衩

  躍千愁張大了嘴巴,看看昏迷的姬舞,又看看近乎健壯無比的鱷仙君,詫異道:“老妖怪,見了姘頭,也不用這么猴急”說著趕緊爬了起來,揮揮手道:“我沒看現場表演的愛好,我還是回避回避,兩個時辰后回來夠不夠?”

  鱷仙君哼了聲,懶得理他,知道這小子只要閑著的時候,你越理他越麻煩長發一甩,氣勢澎湃,滿頭的辮子瞬間梳解開了她取出一顆黃丸,走到水潭邊,雙掌將黃丸搓成碎粉末,混上潭水從頭發和臉上開始抹,一點抹遍了全身沒一會兒,渾身便像沾滿了黑乎乎的漿糊一樣,鱷仙君一個猛子直接扎進了水潭中,清冽的潭水瞬間蕩起一層渾濁……

  等到他再次從水潭中走出時,渾身上下已經恢復了從前的白皙只見他一個轉身,水花飛舞,身上突然裹上了一層白光,待白光消失后,身上已經穿好了那銀色的長袍,加上那長長的銀發披肩,威嚴的鱷仙君重現尊容……

  躍千愁一臉膩味的看著他,嘴角憋著壞笑鱷仙君被他看得心里發毛,又從儲物鐲中取出了一顆黃丸扔出道:“你也恢復過來”

  躍千愁接住黃丸看了看,順手收了起來,嘿嘿道:“我暫時就這樣在東極圣土辦事的時候方便”

  鱷仙君怔了怔,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沒再說什么,道貌岸然的走到邊上席地而坐躍千愁看看他那樣子,再昏迷的姬舞,終于憋不住“嘿嘿”的竊笑道:“老妖怪,還真看不出來美女在前,還挺注意形象的嘛”

  鱷仙君也不怕他恥笑,淡然道:“這是自然,我鱷雪君雖然修為不如從前,但當年怎么說也是和她一起位列十二大仙君,沒理由讓她看輕了”

  “嗯人生總有失意時,落魄不入熟人眼,他朝東山復再起,淺談今朝君莫笑嘿嘿人之常情,理解理解”躍千愁也不刺激他了,偏頭看向昏迷的姬舞道:“她大概什么時候會醒過來?”

  “應該差不多了”鱷仙君微微搖頭道:“等她醒過來,能自我調理,恢復起來就快了”正說著忽然眉頭一動,閃身到了姬舞的身邊躍千愁跟著看來,只見姬舞的黛眉微動,雙眼緩緩的睜開了

  可能是突然發現身邊有人,而她的潛意識又還在之前的追殺中,警惕性頗高,唰的消失在原地,閃身到了空中,長長的流云袖飄舞,白衣飄飄,宛若天仙降臨,剎是好看只見她明眸閃爍的厲聲道:“你們是誰?”

  話一出口,眉頭便是一皺,只手捂住了腹部,嘴角又沁出一絲血跡,神情間閃過一片苦楚,顯然是傷重難堪鱷仙君當即抬手喝道:“姬舞妹子,你傷重未愈,切勿沖動你仔細看看,難道不認識老哥哥我了嗎?”

  姬舞身軀一顫,緩緩抬頭看來,一雙明眸落在鱷仙君身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驚疑不定的反復打量過后,方確認是真當即如凌波仙子一般,飄然落到鱷仙君身邊,失聲道:“鱷大哥,你…你還活著?可…可你的修為怎么…怎么……你不是被萬劍魔君給殺了嗎?”

  鱷仙君忽然仰頭哈哈大笑起來,震得溶洞內如金戈鐵馬般亂響不斷,笑聲中充滿了悲涼,良久后才鏗鏘回道:“是被萬劍小兒給殺了,可惜我命大,沒把我殺死,被鎮壓了十萬余年”說著回收拍在了躍千愁的肩膀上,把躍千愁拍的身子一歪直翻白眼,感嘆道:“多虧了這位小兄弟,才讓我脫困重見天日”

  躍千愁一把推開了鱷仙君的大手掌,努力的站直了身子,對著姬舞露出笑容善意的點了點頭,隨后風度翩翩的對外仙君寒暄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應該的,應該的,我這人最是喜歡樂善好施助人為樂”

  姬舞看了他一眼,便直接無視了,隨后看了看自己,欣喜道:“莫非關鍵時刻是鱷大哥救了我?”躍千愁表面依舊保持著笑容,肚子里卻后悔沒多拍幾巴掌

  鱷仙君搖了搖頭,大手掌再次拍在了躍千愁的肩頭,說道:“說來真是巧了,你我都是被他所救,你說這是不是天意?”

  “是他救了我?”姬舞怔了怔,這才重審視起躍千愁來,立刻發現自己居然看不穿他的修為,當即大吃一驚,流云袖抖到雙臂上挽住,微微欠身行禮道:“姬舞謝過救命之恩,不知前輩是何方高人?”

  “不敢當,不敢當”躍千愁雙手擺出了花,臉上笑容滿面道:“應該的,應該的,我天生喜歡助人為樂”

  鱷仙君也揮手阻止道:“妹子不用理他,這小子嘴貧,滿嘴的胡說八道,他才化神期的修為,不過恰逢其會,碰巧救了你罷了,算不上什么高人”隨即皺眉問道:“羅剎小兒為何要追殺于你?”

  姬舞狐疑的看了眼滿臉尷尬的躍千愁,當即把畢長春在仙城大開殺戒到自己被追殺的經過講了一遍,果然和鱷仙君猜測的差不多,正是被畢長春打傷后,療傷時遇到了羅剎等人的偷襲,才落到了如此地步……

  鱷仙君聽后飽含深意的瞥了眼躍千愁,貌似在說,你師傅打傷了人家,你又救了人家,功過相抵,你就別指望人家欠你的人情了

  其實躍千愁壓根就沒打算要姬舞欠他的人情,反而擔心鱷仙君把他師傅畢長春的事情給抖落出來,他還指望能從姬舞的嘴里問到紫火的所在,別鬧出什么矛盾才好……
修真界敗類最新章節http://www.knzthc.live/xiuzhenjiebaile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絕對歐神從魔術秀走向娛樂圈臨界血線寒門禍害焚天路我是神尊我能幻想具現仙武戰帝齊天神記七寶妙仙
有没有腾讯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