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仙子請自重

第三百七十六章 先天造化骨

仙子請自重 | 作者:姬叉 | 更新時間:2019-08-13 21:51:0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完美世界滄元圖伏天氏三寸人間修羅武神元尊劍來逍遙兵王民國諜影
  但不得不說,這個考驗也很有道理。

  很多故事里,總有人吐槽,為什么反派總是派個比主角略高一點的去殺主角,導致不斷送經驗,仿佛喂主角升級似的?為什么不直接派個強者去一巴掌拍死?

  實際上強者哪有那個閑工夫,假設下面分舵被一個鳳初惹了,你派無相去?真敢這么委派,怕是無相都要跟你翻臉。甚至可以說,這種事都沒法上達天聽的,很可能就是到一個騰云級的管事為止,還敢往上匯報都可能被上面一巴掌抽回來。

  然后這位管事也不是去干這種事用的,否則要屬下干嘛用?理所當然最高也就是讓一個琴心去處理完事,這已經算夠看得起對方了,讓誰安排都是如此。

  只要你真具備跨越大境界挑戰的實力,那就是能在絕大部分常規狀況保命的前提,可比靠運氣有說服力得多了。

  當然,碎片這種事情不能按常規套路一概而論,但能跨境界挑戰也足以證明很多東西,起碼不會隨隨便便就沒了。

  “老龍你這個考驗,我怕你怨靈吃不消。”秦弈終于道:“不如我們換個?”

  龍魂沒明白:“什么意思?”

  “比如你看這個?”秦弈祭出了湛光劍,乾元初期。

  龍魂:“……”

  “再看這個?”誅魔劍,暉陽中期。

  “還有這個。”大歡喜寺佛珠,由觀寂與慈和的兩個佛珠合煉而成,暉陽中期。

  “這個。”因這一年來各種資源優先供給而重新祭煉過的云岫笛,暉陽初期。

  “還有這些……”好幾件從乾元俘虜那里弄來的寶貝,都還沒祭煉呢,暉陽到乾元都有,其中還有比較特殊的,不按威力分界的用品。

  “還有這個……”秦弈開始脫衣服。

  “停!”龍魂有些錯亂,它覺得是不是因為怨魂缺失真靈,導致產生了一些幻覺?這是個騰云修士隨身寶物,不是一個大宗門大家族的頂級裝備庫?

  還是說時代變了……當年小蝦米一樣的騰云修士,現在已經可以隨便拿著高級寶物滿街跑了嗎?

  不對,他騰云級的力量怎么御使這些高級寶物?

  “那個,老龍啊……”秦弈道:“你讓乾元級的怨靈過來,我可能要找老婆救命。讓個暉陽初期跳在我面前還是算了吧,給你多留一點守門力量。”

  不就裝逼嗎?

  龍魂凝視秦弈半晌,忽然道:“混沌源初,一二篇?擎天玉冊,造化金章,先天血脈,無上靈根。”

  “好像是的。”

  “恍惚間,還以為這是夢回數萬年前。”龍魂忽然笑了起來:“很有趣的人類……嗯……”

  秦弈心中微動:“你有辦法遮掩我的功法來路么?”

  空中再度凝出一滴血液,滴在秦弈腦袋上。

  “此非改造你血脈所用,而是讓你具備一定的龍性。”龍魂慢慢道:“你的破天之威,變化之能,都可以用意外得到一絲龍性來遮掩。”

  秦弈大喜:“謝過前輩。”

  “剛才還是老龍,現在成前輩了?”龍魂啞然失笑。

  流蘇用力點頭,一下子臭棒,一下子棒棒萌萌噠,都是這樣的……

  它知道這龍魂也意識到了什么,秦弈背后絕對蘊含著一些很特殊的東西,不僅僅是有它流蘇。事實上流蘇自己也在觀察,很多事可不是它安排的,它關在棒子里什么都不知道。

  秦弈顯然也不知道,這貨就是個意外掉到此方世界的異世之魂。

  “既然你有自保之能,門就拿去吧。”龍魂變得比之前更痛快,隨著話音,它守了幾萬年、本以為視若寶貝誰都不能碰的碎片便直接飛向秦弈手里。

  反而把秦弈弄得呆了一呆:“就這么給我了?”

  “不然呢?”龍魂反問:“有什么能比解我封印更重要?”

  秦弈實在是佩服這些大能,只剩怨魂都比那些號稱腦子完整的傻子拎得清輕重緩急,真的是直指本質,沒有什么嘰嘰歪歪的糾結。

  他忍不住問:“前輩就這么相信,我真的會守承諾么?要是到頭來不給前輩解封印,前輩當如何?”

  “我相信……她的恨意,比我更深。”龍魂忽然道:“她……可能需要這件東西。”

  那光潤如玉的小骨頭也飄了過來,秦弈這回是徹底愣住了,你守了幾萬年就為了這些吧,一股腦兒都給我了?

  龍魂慢慢道:“這東西不是我的骨頭……而是誕生自源初,天地孕育而成的先天造化骨……我本考慮,若魂魄得脫,說不定能用它作為重塑肉身的骨架之基,畢竟我未必有合適的舍可以奪……不過此峰本就是我尸骨,屆時還有重生之望,這骨頭可能會有人更需要……”

  話音未落,秦弈就把骨頭塞進了戒指,還用力捂住,生怕龍魂反悔一樣。

  流蘇說的重塑身軀需要的七種東西,這必是其中之一,毋庸置疑!

  “都出去吧。前塵回夢之術效果已失,再呆下去,你們會被此地怨氣淹沒。”

  三人誠心行了一禮,迅速退出。

  就在退出洞口的一瞬間,里面就傳來鋪天蓋地的恨意,直破蒼穹,霎時間天地變色,風氣云涌,巨大的冰雹萬里傾落,隱約能聽見山的那一頭海嘯的聲音,猶如末世。

  三人駭然心驚。

  這好言好語的一段交流,各種送功送物,并不是此魂的常性,如果沒有某種前提,這種座山根本就是個死地,是真正被“嘆口氣”都可能吹死的地方。

  這不是運氣也不是實力,歸根結底是一群敗者因復仇之念而形成的聯盟體。甚至可以說,如果大家都完好,自己就先要打起來,絕對沒可能如此和顏悅色還送你東西,想得美。

  只是形勢特殊罷了,有輕重有緩急。

  他們只是作為某件曠古大事的串聯者而已,算是撿到了……而秦弈顯然在其中是一串重要的鑰匙。

  如果單靠妖族自己,永遠也別想觸碰。

  魂幕已經回歸狼牙棒,程程看著棒子老半天,終于什么都沒問。

  龍魂有些事未必是忘卻,比如它真正憎恨的是誰,不可能真的遺忘,只殘留原始怨念,從它的表現判斷這不太可能。它說是忘了,只不過是不想說。

  程程比秦弈多知道些法則,有的事情是不能問,不能說的。就如同解這個封印一樣,你通過封印自留的后門,不會激發什么問題,因為那本來就是設置封印的人留給你走的。可一旦真的去破解,哪怕只是接觸,某個大能必然就會有感應。

  說話也一樣,你真提到他,甚至是提到相關的事,他必然有所感,是不能說的。

  當年也就那點事,真要講故事,一盞茶時間也講完了,可流蘇始終對秦弈諱莫如深,不是為了裝逼,是真的不好說。只能隨著大家的經歷,自己一點一點去推測揭曉便是了。

  秦弈抬頭看著山峰,感受著沉寂不言的流蘇,心底也有些憂慮感。

  橫斷裂谷是最接近當年的地方,這里的探索已經到了盡頭。

  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此地與流蘇接近的程度了,不管是他要尋求往事,還是流蘇要尋找什么,將來都會變得更迷茫,有種見步行步碰運氣的意思,再也沒有裂谷這么直觀的面對。

  天下之大,你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該走哪里。

  “先回去吧。”程程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便伸手握住他的手,柔聲道:“這是我們共同的事情,不需要你獨自承擔。”

  夜翎道:“哥哥有了龍血,為什么腦袋上沒角?”

  秦弈回過神來,笑道:“我這只是一絲龍性,不是血脈傳承。”

  “什么叫龍性?”

  “不知道,一些特性吧,比如威勢和變化?”

  “別理那臭蛇,我們晚上換個什么姿勢?”

  “噫……”

  “師父我要學分脈合流術。”

  “不教你。”

  三人慢慢遠去,流蘇坐在棒子里撇嘴,什么叫龍性,不就是本淫嘛!
仙子請自重最新章節http://www.knzthc.live/xianziqingzizho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熱血傳奇之青春歲月我是賈似道我有五十四張英雄牌笑踏江湖夫人虐渣要趁早弒魔英雄傳帝國吃相重生之我的網絡帝國三皇吾弟絕天武帝
有没有腾讯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