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權少,一吻成癮

第八十八章:無恥男人喲

權少,一吻成癮 | 作者:亦辰 | 更新時間:2019-08-13 21:30:2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滄元圖三寸人間伏天氏修羅武神元尊民國諜影逍遙兵王戰神狂飆九星毒奶
  安以夏腰間吃力,緊得難受。

  “你放開先。”

  她一把就推開了湛胤釩,湛胤釩愣了半秒,松開手,抬眼。

  安以夏拉了椅子坐在他身邊:“以后你說話就好好說話,別摟摟抱抱的,像什么樣啊?”

  湛胤釩足有五秒后,笑意才從眸底竄出來,忍不住的好笑。

  “我們這樣的關系,摟摟抱抱才是正常。”

  湛胤釩說著就要伸手,安以夏條件反射的彈跳起來,跳開兩步,皺著柳眉:“剛才說了,不要這樣!你不是說了,我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來嗎?”

  湛胤釩眸里星星點點的,看著安以夏,嘴角都是微微拉開的笑意。

  “是可以,簡單的我會配合。”&1t;i>&1t;/i>

  安以夏兩條眉頭一皺,“難道這還不簡單啊?”

  湛胤釩順著她道:“那就依了你。”

  安以夏臉上和眼里的高興肉眼可見,抿著笑意她走過去又坐在椅子上。

  “你剛要跟我說什么?”安以夏問。

  湛胤釩手機遞給她:“選一套,搬過去。”

  安以夏聳聳眉,“什么意思?”

  湛胤釩道:“金屋藏嬌。”

  “還去海島是不是?”安以夏問。

  湛胤釩看著她,話幾度到嘴邊又溜了回去。他目光涼幽幽的落在她臉上,她白嫩細膩的小臉閃閃亮,看得湛胤釩心口都敞亮了。

  “去海島豈不便宜了你?”湛胤釩淡淡出聲:“你是我女人,得留在我身邊,左右兩年協議約定不能作廢。”&1t;i>&1t;/i>

  安以夏小眉頭又皺了起來,隨后滑著圖片。

  “這個圖也太多了,這都是哪里的?”安以夏問。

  湛胤釩道:“這是其中一套,對比看看,喜歡哪套。”

  安以夏聽著他這話,問了句:“不是去海島,也是要把我轉移去別的地方,這里還是不安全,對不對?”

  湛胤釩眸里有笑,認可她的話。

  安以夏點點頭:“我也會很配合你,這里是你經常住的地方,如果住這里的話,肯定是不安全。至少你家里那些人會來這里。”

  湛胤釩看著她有一下沒一下的劃拉:“選好喜歡的沒有?”

  “隨便吧,就這個。”

  每套房子的圖片從花園景致到室內陳設,圖片實在不少,匆匆翻過去也忘了突出的點。&1t;i>&1t;/i>

  再者,湛胤釩看中的,還能有差的?

  湛胤釩看了眼她最后停留的圖片,接過手機:“就定南郡了?”

  安以夏抬眉,“南郡?”

  點點頭,南郡就南郡吧,她都行,“我現在一點都不挑剔,你眼光那么毒,你挑的房子還能有差嗎?”

  湛胤釩嘴角的笑意拉得更深,“就定這里了,三天后搬過去吧,這兩天明叔會讓你簽一些東西,你不要拒絕,只管簽字就行。”

  “為什么?”

  安以夏下意識的反問,令湛胤釩好笑:“這么不放心我?兩年的期限,看來你還沒有進入自己的新角色。這兩年期間,我可以支配你做任何事,但我愿意配合做一些改變。”&1t;i>&1t;/i>

  安以夏聞言,隨后吐了口氣。

  “好吧,好吧,你讓我簽,那就簽吧。”安以夏放棄反抗:“反正你已經答應過,會考慮我兩年后的出路,我相信你。”

  湛胤釩手輕輕捏著下巴,目光略微犀利的看向安以夏,似乎在試圖將她看透。

  “湛胤釩,你今晚還走嗎?”安以夏問了句。

  湛胤釩聞言一愣,隨后眸底一抹亮光閃過,緊跟著意味深長的笑意出現在臉上。

  “如你所愿,我留下來。”

  安以夏臉上淡淡的表情一點一點的沉下去,微微擰著秀氣的眉看向他,心里在琢磨是不是剛才的話說得不合適?

  “我不是要你留下來,我是問你走不走。如果你要走,那趕緊吧,不早了,你回去還得休息,我也要睡了。”&1t;i>&1t;/i>

  主要是催他趕緊走,她還有點工作要收尾。剛才的翻譯結束了,昨天的有一點需要改動。

  湛胤釩站起身,安以夏仰頭,眼神純凈又清澈,絕對的心無雜念。

  他垂眼晲著她,她也直勾勾的跟他對望,就等著他的話來。

  湛胤釩大掌握著她肩頭,靠近她一步,這距離,近得略有些令人不自在了。

  “湛胤釩,你可以后退一步,有話我們面對面談。”安以夏舔了下唇瓣,手推開他落在她肩膀的掌。

  湛胤釩暗幽幽說了句:“沒有男人教過你,這個時候不該說話?”

  他這話,安以夏就更加聽不懂了。

  “什么?”她一臉的疑惑,“沒有!”&1t;i>&1t;/i>

  什么男人,在他之前就6巖峰。

  但曾經安家并不是那么滿意6家,所以管她管得很嚴,家里是下了明令不準她與6巖峰獨處。

  后來幾年6家境況好一點了,繼母高月容那心思又活了,安芯然心里在想什么,她怎么不知道?

  有那兩母女存在,能與6巖峰獨處的,基本也是安芯然。

  所以湛胤釩這話,是不是冤枉人?

  “小丫頭。”

  湛胤釩笑道,隨后將她的頭捧在懷里,往懷里帶。

  安以夏腦袋用力往前一頂,扭動著推開他,湛胤釩卻固定她禁止她亂動:“別亂動,不怕頭疼了?”

  安以夏微微抬眼,“你別岔開話題,你說說,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1t;i>&1t;/i>

  湛胤釩笑道:“良辰美景,良宵苦短,應該加倍珍惜。而你還小,不懂風情。”

  說的話,實在煞風景。

  安以夏眉頭狠狠一皺,“你……你是說我煞風景?”

  湛胤釩不置可否,臉上笑意淡淡。

  他這反應,那就是了。

  安以夏咬著唇,眉頭擰得更緊,“那……我是不該問你什么時候走嗎?”

  “下回,你改問我是不是留下來陪你。或者問我可不可以陪你。”

  湛胤釩又捧上了她的脖子,然后輕輕上移,捧著了她肉肉的臉頰。

  安以夏張張口,“啊?”

  湛胤釩道:“現在改口問問。”&1t;i>&1t;/i>

  “我不想……”

  她埋頭,埋頭的瞬間又被他雙手給捧了起來,肉肉的臉也被他擠壓變形,丑萌丑萌的對著他。湛胤釩看了龍顏大悅,眼底一片笑意。

  “我想,陪你,睡。”

  湛胤釩字字咬了個清楚,也把安以夏臊得滿臉通紅。

  她眼睛水漾漾的盯著他,清透純凈,湛胤釩忍不住的深看,也沒那方面的意思,至少此時此刻還沒起那方面的念想,附唇而下僅僅只是順應身體本能。

  可與她唇瓣相貼的時候,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了。

  那種沖動來得特別快特別強烈,就像天雷勾動地火,剎那間的爆,將他瞬間吞噬。

  湛胤釩自己都沒料到這么一碰,竟令自己把持不住,所以在下一刻吸附的唇變攻城掠池一般開始大肆侵犯。&1t;i>&1t;/i>

  安以夏當場就嚇懵了,腦子在瞬間爆炸,一片空白。

  湛胤釩輕巧的將她提上了身,直接就摔上了床。

  可憐的安家丫頭,這一夜是徹徹底底被欺負了個慘。

  次日一早,安以夏在破片碎夢中醒來,帶著一身的疲憊,痛苦的在床面翻來滾去,十分痛苦。

  湛胤釩早已神清氣爽的從浴室出來,身上是清爽的家居服。

  大底是聽到她翻動的聲音,所以手捧咖啡的男人邁著優雅從容的步子走了過來。他站在床邊,唇邊帶著饜足的笑,眼底也是濃得化不開的笑意,落在床上那一團時不時動一下的被子上。

  湛胤釩眼底笑意不減,又喝了口咖啡,“醒了就起來。”&1t;i>&1t;/i>

  安以夏那一身膩得十分難受,酸、痛、乏、脹,每一種的極致全堆積在身上,實在夠受。

  還沒翻騰夠,醒了還想在被子里翻來滾去想滾掉身上的疲憊。

  然而,竟然在此時聽見湛胤釩的聲音了。

  在湛胤釩的聲音過去起碼兩分鐘后,半顆黑乎乎的腦袋才小心翼翼的從被子里頭鉆出來。

  先是骨碌碌的大眼睛左右看,視線里沒看到人時,下一秒整顆腦袋連帶脖子都鉆了出來。

  這一鉆出來,視線范圍擴大,自然也就看到站在床尾的高大男人。

  安以夏“嗷”一聲又鉆進了被窩,好大會兒后,自己給自己捂出了一身汗,她才再次鉆出來,坐在床面,眼里充滿明顯的憤怒。&1t;i>&1t;/i>

  “你為什么還在這里?”

  湛胤釩笑道:“等你。”

  安以夏臉上一片羞赫,狠咬唇,怒瞪他,心口一團火正燃燒著。

  “湛胤釩,你太過分了!”

  湛胤釩笑著上前,坐在她身邊。

  安以夏拒絕靠近他,下意識后退,眼神里全都是警惕:“我再也不要相信你!”

  “這話怎么說?”湛胤釩好笑的問。

  安以夏氣得漲紅了臉,狠狠咬牙:“昨天你才答應過我,不可以靠太近,不能摟摟抱抱,可你沒做到……”

  “怎么沒做到?”湛胤釩道:“我眼下就很克制。”

  安以夏一愣,下意識朝他身下瞟去,忌憚的往后移,就連眼神這一刻都帶著畏懼。

  “你怎么可以……這么無恥?”安以夏氣得語無倫次,紅著臉狡辯:“你現在克制,可你昨晚非常過分,你怎么能一下子就那么混蛋啊?你太討厭了!”

  湛胤釩回想昨晚的酣暢淋漓,那還是真是他從未有過的體驗。他就不是個重欲重色的人,對男女情事從沒上過心,對女人的念想大概也就在青春沖動時期有過,經過女人之后,現也就那樣,沒滋沒味兒的更加勾不起他多少的注意。

  然而昨晚的體驗,湛胤釩開始理解好色之徒,遇到對的,那就是恨不得死在她身上啊。

  “那不是我能控制的事,那個時候你得配合我。”湛胤釩道。

  
權少,一吻成癮最新章節http://www.knzthc.live/quanshao_yiwenchengyi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神話降臨無敵從練體開始大唐俏郎君水滸任俠概念生命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技能生成器我家有只大魔王諸天內測員亡靈都城
有没有腾讯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