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打造超玄幻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本公子沒見過什么“臨”字陣言

打造超玄幻 | 作者:李鴻天 | 更新時間:2019-11-15 02:26:3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滄元圖伏天氏修羅武神元尊三寸人間九星毒奶大主宰許念安穆延霆劍來
  山巔,風嘯。

  吹起白衫。

  陸番端坐千刃椅,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搭在輪椅護手上輕點著。

  在他的身邊,齊六甲捏出的泥人老者有幾分駭然。

  這是齊六甲的泥人分身,夾雜著一縷元神之力,但是單單論實力,已然不弱,畢竟涉及到了元神,可卻險些被陸番的氣機給震碎。

  “你等我很久了?”

  陸番看著老者,道。

  而此時此刻,老者竟是感覺陸番平靜的氣息下,蘊含著極其可怕的壓迫。

  哪怕是他的一縷元神,仿佛都要被壓爆,無法保持泥身的穩固。

  這少年……怎的這么可怕?!

  仿佛在面對瀚海的風暴一般,讓他心中忍不住顫抖。

  是這少年在特意針對他?

  老者心頭想到,不過,很快,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少年并沒有特意的釋放自身的威壓,這完全是因為少年身上泄露出來的靈識波動。

  單單靈識波動,竟是壓的他元神之力都有些喘不過氣?

  這靈識……該有多強?!

  “沒……”

  老者開口。

  他終于如愿以償的見到了陸番。

  他本該如愿以償的發出邀請,讓眼前這少年,加入六甲陣宗,收做他徒。

  因為,他看好陸番,覺得陸番身上有古之大帝的血脈。

  可是,他莫名覺得自己開不了口,像是如鯁在喉似的。

  “哦。”

  陸番微微頷首。

  “既然如此,那你在本公子閉關的時候,多次叩門……是打算讓本公子走火入魔?”

  陸番側首,道。

  老者嘴角不由一抽。

  他什么時候叩門了?

  明明都被你的陣法給攔在了外面,他連本源空間都進不了。

  他堂堂六甲陣宗的宗主,居然被人利用陣法攔在了門外,這……很丟人的啊。

  陸番瞇起了眼,眼眸中有危險的氣息。

  他這人脾氣很好。

  可是……脾氣好不代表著別人可以在他面前為所欲為。

  想要讓他走火入魔的人,這樣的人,可不是好脾氣就能原諒的。

  似乎感應到了陸番面容上閃過的危險氣機。

  齊六甲泥人捏出的身形流露出了肅然之色。

  “本座乃六甲陣宗宗主……”

  齊六甲沒有隱瞞,直接將自己的名頭道出。

  他得將陸番放在同一個層次來看了。

  此子,有些可怕,不僅僅能夠以弱本源,融合強本源,甚至還能夠將古之大帝的傳承,“臨”字陣言給激活,這可是難能可貴的本領。

  “哦?六甲陣宗?”

  陸番眉宇一挑,那巨人身后的陣法宗派么?

  所以,對方是來找茬的?

  陸番再度瞇起眼,眼眸中閃過危險的氣息。

  先搞事的是巨人,是巨人打算破覆天陣,使得五凰陷于危險之境,所以,這一切都是巨人咎由自取。

  “我陸平安,不搞事……并不代表怕事。”

  陸番平靜道。

  話語落下,萬千銀刃綻放,使得陸番在這一剎那,仿佛化作了一尊銀輪。

  泥人老者終于承受不住,頓時泥身炸裂。

  一縷元神之力漂浮,猶如實質人身。

  老者有些無奈。

  他錯估了陸番的實力,以為陸番大多也只能是一位分神境。

  所以,現在的遭遇,也有些無奈。

  “你的門徒,欺我,辱我,欲要毀我世界,咎由自取。”

  陸番平靜道。

  老者微微頷首:“此事,是老夫教徒無方……”

  陸番瞇眼:“聽你那門徒所說,是你派遣他來的。”

  齊六甲倒是也坦然,沒有否認。

  “貧道與高武佛界那佛陀有因果糾纏,此次,也算是了結因果。”

  齊六甲道,顯然,他與那高武佛界的佛僧,關系并沒有太好。

  陸番聞言,點了點頭。

  至于那巨人和老者的關系,似乎……也并不像陸番想象中那般融洽。

  兩人之間便陷入了沉默,相繼無言。

  許久之后,陸番才是開口:“你方才說,高武世界有高低之分,劃分嚴苛比中武更甚?”

  齊六甲一怔。

  爾后,頷首回答:“對,高武劃分,分為衍九至衍一,至于強弱,則是按本源來劃分。”

  齊六甲道:“本源是一個世界生靈強弱的體現,但是,到了高武層次,本源的強弱則是看所衍化的大道數量……”

  “嗯?”

  倚靠在千刃椅上,靜靜聆聽著的陸番,眉宇不由一挑。

  “衍化的大道數量?”

  他有些疑惑,也有些好奇意思。

  齊六甲的一縷元神微笑,似乎對陸番流露出疑惑之色很滿意。

  他盤膝漂浮在空中,思忱了半響,道:“中武需要做的是本源的積累,百萬年,千萬年,誕生出諸多強者后,會使得中武的本源逐漸推進到至強中武本源。”

  “這是一個積累的過程。”

  “而到了高武,則是就不單單是簡單的積累,更是需要衍化大道……”

  “你應該知道序列道意吧?”

  ”序列道意,其實就是大道雛形。”

  “大道三千……按照衍化的大道數量,將高武世界分級,分衍九至衍一。”

  齊六甲道。

  他似乎對于高武的事情,了解的很透徹。

  他也有意給陸番解釋這些東西。

  看著陸番,他的面容有些深邃。

  “你很瘋狂,很大膽,竟是想要打造出一個高武世界,瘋狂到以弱本源,融合強本源,現在看來,你似乎快要成功了。”

  齊六甲看著陸番。

  陸番不置可否,實際上,他已經成功了。

  融合了三塊至強高武本源,五凰本源,已經有資格沖擊高武層次。

  就像是火箭,就差點火,就可以沖出大氣層。

  五凰差的,就是陸番的一把推進,讓本源旋轉起來。

  “但是,你莫要高興的太早……”

  “中武成高武,逆天而行,困難重重,不僅僅會有規則之力的阻隔,更有那些高武世界強者的窺探,新生的高武本源,特別是虛無天的新生高武本源……乃是大造化。”

  “而且,一旦成高武,失去世界保護之力,高武世界的大能就能肆無忌憚的降臨奪造化,那才是真正的災劫。”

  齊六甲道。

  陸番微微頷首,齊六甲的話,倒是讓他明白了不少關于高武的秘辛。

  現在看來,成高武,確實存在不小的隱患。

  比如,高武佛界的那佛僧就曾有過威脅。

  陸番蹙眉,他覺得必須要重視這個問題了。

  “所以,你來就是為了給本公子提醒這些的?”

  陸番道。

  齊六甲的元神一怔。

  爾后,面色古怪的作揖。

  “閣下從在下門徒手中得到的那陣言,乃是本門重物,請閣下……”

  齊六甲道。

  然而,他還沒有說完。

  陸番就面色一肅,道:“莫要胡說,本公子沒見過什么‘臨’字陣言。”

  齊六甲:“……”

  他說是臨字了?

  這就是不打算還了?

  齊六甲倒也沒有出乎意料,畢竟,在他的感應中,陸番似乎……激活了陣言。

  那可是連他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公子勿急,既然公子激活了陣言,而且也不打算還陣言,那在下便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公子能夠加入我六甲陣宗……做長老。”

  齊六甲嘴角抽了抽道。

  一開始,他是抱著收徒的目的來的啊。

  可是,他發現,想要收眼前這少年為徒,好像……有點難。

  那便退而求其次,招做長老吧。

  然而。

  陸番沒有回答他,反而古怪的看著他。

  看的齊六甲的元神不住的顫抖。

  “閣下,難不成還看中貧道的宗主之位?”

  齊六甲不可置信道。

  陸番無語的擺了擺手。

  “什么宗主,什么長老……沒興趣。”

  “若是無其他事,那便離去吧。”

  陸番道。

  齊六甲無言。

  拒絕的……好干脆。

  不過,齊六甲仍舊是凝眸。

  “閣下,貧道有個不情之請,可否看一眼激活的‘臨’字陣言?”

  齊六甲希冀的問道。

  陸番聞言一陣遲疑。

  “你莫要胡說……本公子沒見過什么‘臨’字陣言。”

  齊六甲:“……”

  差不多可以了。

  死不賴賬就沒意思了,他齊六甲也沒有打算要追回的意思。

  似乎感應到齊六甲的目光。

  陸番想了想,還是沒有拒絕,反正齊六甲也打不過他,所以,暴露就暴露吧。

  誰讓他陸平安脾氣好。

  看看就好,若是齊六甲開搶,陸番也不介意……

  弄死他。

  嗡……

  陸番心神一動。

  強橫的靈識波動擴散開來,整個天穹似乎都在微微色變。

  他的手掌心中。

  “臨”字陣言浮現而出。

  齊六甲的一縷元神盯著這“臨”字陣言,身軀在簌簌抖動。

  此時此刻,這陣言,在他眼中放光!

  轟!

  仿佛山河倒轉,斗轉星移,滄海桑田。

  時光飛速流逝,猶如時間長河在洗禮!

  齊六甲只感覺自己佇立在虛無中,在陸番的身后,看到了一道盤坐的身影。

  那魁梧的身影,猶如端坐在整個天地之間似的。

  魁梧的身影,目光深邃,一眼,似無盡黑洞,將齊六甲的心神都給吞噬。

  “古……古之大帝?!”

  齊六甲的一縷元神驟然爆碎。

  轟!

  金身大陸山巔,一切再度恢復了平靜。

  陸番散去了臨字陣言,安靜的靠著千刃椅,欣賞著風景。

  頗有些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他沒有再理會齊六甲。

  此人……善惡難分,似乎對五凰沒有太大的惡意,甚至還布陣幫助五凰抵擋了不少流浪者。

  所以,陸番也沒有理會齊六甲的目的。

  此刻,他的注意力反而是落在了那些恢弘而至的高武世界圣子圣女身上。

  死去的天龍圣子,陸番倒是沒有太在意。

  一個連道意都沒參悟的分神……

  死了,很奇怪?

  仙人遺跡中那些家伙們修行了十載,不少人都參悟了道意,陸番感覺……他的道意,都快要融合突破三等序列層次了。

  至于這些新降臨的圣子圣女。

  正好可以給五凰的修行人帶來些壓力。

  按照陸番的話來說。

  那便是……如付天羅那般,做純粹的工具人。

  ……

  虛無。

  冰冷而死寂的大陸上。

  仿佛干枯死尸端坐在其上的齊六甲,猛地抖動,簌簌抖落塵埃。

  他抬起頭,空洞的眼眸帶著幾分驚駭望向了金身大陸。

  下一刻,仿佛有些涕零模樣。

  “貧道仿佛望穿了萬古……”

  “當真是激活了陣言。”

  “虛……虛無天的緣……到了!”

  老者涕零感慨。

  許久后,深邃的眼眸,越發的凝實。

  或許,這個世界,亦或者說……是陸番,他必須要保一保了。

  哪怕……

  與高武的那些大能開戰,也在所不惜。

  ……

  聶長卿盤坐在血色戰場之上。

  肅殺的風,蕭瑟的吹拂著。

  遙望著遠方,可以看到那虛無的盡頭,有大恐怖出現。

  “天龍圣子不過是衍九級高武世界圣子……”

  “雖然不知道衍九級是何等層次的高武世界,但是,毫無疑問,這些齊至的圣子圣女,絕對比天龍圣子要強!”

  聶長卿深吸一口氣。

  他感覺到了龐大的壓力。

  難怪繁榮昌盛的上古修行時代竟然會被覆滅。

  原來……天外邪魔如此之強橫!

  可是,為何偏偏,欺我五凰?

  聽這些人的話語,這些高武世界的圣子圣女背后,還有大能撐腰。

  或許,這些大能所帶來的壓力,便是由公子頂住的吧。

  難怪公子那么累。

  聶長卿目光中閃爍著磅礴戰意。

  他從血色戰場上佇立而起。

  斬龍徐徐漂浮,被他握住了刀把,遙指遙遠處的那些佇立戰船,猛禽的圣子圣女們。

  面容上滿是挑釁和戰意。

  公子擋住了高武世界的大能。

  那這些圣子圣女的嘍啰,就交給他們吧!

  ……

  “嗯?天龍圣子死了?”

  “被那土著斬殺?”

  萬千光華流轉間,一艘青銅戰船上,有輕微腳步聲響徹,數道身影佇立其上。

  一位身穿金色華服的青年背負著手佇立,頭束金冠,目光如炬,璀璨而奪目。

  “九龍小世界畢竟是衍九級世界,依靠上古龍族的稀薄血脈成的高武……天龍圣子雖然為圣地圣子,但是連道意都不曾參悟,只能靠殺殺流浪者逞逞威風,這一次栽了,倒也不足為奇。”

  “在虛無天中……能夠沖擊高武,這樣的世界,必定有妖孽。”

  青年笑道。

  青銅戰船上,不少氣息雄渾之人,似是這青年的從屬,皆是流露出笑意,恭維著道。

  遠處,有黑白仙鶴,這是一只靈獸,實力和氣息極強,竟是達到了中階分神層次。

  單單仙鶴的實力,就碾壓了不少流浪者。

  在仙鶴背上,有一男一女端坐,宛若金童玉女,兩者模樣竟是有幾分相似。

  在另一邊,則有一頭猛禽,兇戾無比,展翅,就達數百里。

  在猛禽背部,則有三人盤膝而坐。

  有一魁梧大漢,渾身肌膚呈古銅色,端坐其上,閉目養神。

  除了這些人,還有諸多的精氣神都極其雄厚的強者。

  這些趕赴而來的生靈,便是被號召而來的高武圣子圣女們。

  周圍的流浪者稟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出。

  高武的圣子圣女們,他們可不敢得罪,一旦得罪,身為流浪者的他們,怕是必死無疑。

  每一位圣子圣女背后,可都站著一個高武世界!

  不少流浪者暗自咋舌,果然……一個新生的高武本源,的確是大造化,竟然吸引了這么多的圣子圣女降臨。

  當真是不可思議。

  果然,雖然五凰大陸的土著,強勢屠龍,斬殺了天龍圣子。

  可是……

  天龍圣子只不過是大劫的起始罷了!

  面對這么多的圣子圣女們,這個世界……終將覆滅!

  許多人流浪者黯然神傷。

  如此多的圣子圣女,他們怕是連喝口湯的機會都沒了。

  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機緣被奪。

  沒辦法,身為流浪者,早就要習慣這一切。

  “那土著……似乎在向我們揮刀?”

  “他是在挑釁我們么?”

  青銅戰船上的青年,目光如炬,仿佛有璀璨光芒掠過虛無,道。

  不少人閉目養神的圣子圣女們聞言,紛紛睜眼。

  犀利的光華,極強的壓迫釋放。

  整片黑暗,似乎一下子在這些圣子圣女的目光下,如驕陽照射般奪目亮眼。

  “他殺了天龍,天龍好歹是一方圣子,使得這土著氣勢如虹,并沒有什么問題。”

  仙鶴背上的金童玉女幾乎是同步開口。

  “小心些,此地陣法密布。”

  散發著玄奧光華的靈舟上,有一位圣子橫眉冷對,道。

  轟!

  有人自是受不得聶長卿的挑釁。

  自虛無中橫跨。

  卻是激活了齊六甲所布置的殺陣。

  頓時,虛無中可怕的氣機交錯縱橫,陣紋彌漫。

  “是六甲陣宗的齊六甲!”

  一位圣子狼狽退出,雖然狼狽,但是卻安然,毫發無損。

  與諸多流浪者高下立判。

  許多人看向了靈舟中的那位穿著青色戰甲的圣子。

  靈舟橫渡,徑直的沖入殺陣之內。

  無數陣紋沖霄而起。

  靈舟中,著青色戰甲的圣子,徐徐抬手,他的手纖細,竟是如玉石般,似是女人的手。

  那玉石般的手,捉住了纏繞的陣紋。

  原本如遠古兇獸般運轉的殺陣,頓時戛然而止,轟然崩塌。

  齊六甲蒼老的身形,也出現在了諸多圣子圣女的面前。

  靈舟上的圣子輕笑。

  “六甲陣宗的陣法,不過如此。”

  下一刻。

  諸多圣子圣女們,橫跨虛無,拉近了距離,直逼五凰之外。

  齊六甲枯坐死寂大陸,垂首,沒有任何的動作。

  諸多圣子圣女們也不去招惹,主要也是對他心存忌憚。

  轟轟轟!

  看著不斷逼近的圣子圣女們。

  那交錯縱橫在五凰之外的可怕氣機。

  讓血色戰場上的聶長卿,不由的瞇起眼。

  好像,壓力……有點大啊。

  ……

  金身大陸上。

  陸番看著那靈舟中的青甲男子手可摘陣紋,輕松破陣,讓他眼睛不由一亮。

  “特殊體質么?”

  陸番若有所思,隱隱竟是有了些想法。

  身前靈壓棋盤漂浮。

  “唔,遺跡內閉關十年,該出來透透氣了。”

  陸番笑了笑。

  兩指夾起一顆溫潤棋子。

  啪嗒。

  落在棋盤。

  五凰大陸。

  無垠瀚海。

  飛流直下的本源瀑布,戛然而止。

  下一刻……

  轟轟轟!

  瀚海之上,一圈圈恐怖的能量漣漪炸開。

  仿佛有一尊尊沉睡中的巨獸,蘇醒。

  PS:求推薦票,求月票哇~~
打造超玄幻最新章節http://www.knzthc.live/dazaochaoxuanhu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絕對歐神從魔術秀走向娛樂圈臨界血線寒門禍害焚天路我是神尊我能幻想具現仙武戰帝齊天神記七寶妙仙
有没有腾讯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