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北頌

第0367章 重錘擂鼓

北頌 | 作者:圣誕稻草人 | 更新時間:2019-11-15 02:24:0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滄元圖伏天氏修羅武神元尊三寸人間九星毒奶大主宰許念安穆延霆劍來
  先斷了寇禮繼續升遷的希望,讓別人無法借著官場的手段利用寇禮,然后再謀其他。

  祖孫二人有了定計。

  相視一笑。

  寇準絲毫沒有坑以后的愧疚。

  寇季也絲毫沒有坑爹以后的自責。

  似乎……一切本該如此。

  可憐的寇禮,絲毫不知道,他被他爹還有他兒子,聯手給坑了。

  此刻,正躲在房里,以袖掩面,不知道如何再次面對寇季。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機會,在寇季面前展露一下他當爹的本事,卻沒料到,被光速打臉。

  還被那么多人看著。

  讓他如何再有顏面見寇府上上下下的人。

  寇禮躲在了房里,直到傍晚的時候,才在喬氏的安慰下,出了房門,到了正堂。

  正堂里。

  寇府的廚娘做了一桌子豐盛的菜。

  寇準坐在上首。

  寇季陪坐在他右側,向嫣陪坐在寇季下首。

  寇禮神色尷尬的進了正堂,對寇季、向嫣干笑了一聲,卻不敢直視他二人的目光。

  施禮過后,寇禮干笑著帶著喬氏,坐在了寇準左側。

  見到喬氏坐下,寇準微微皺起了眉頭。

  喬氏的心一瞬間就提了起來,臉上有些慌張。

  寇禮卻沒看到二人的神色,他一門心思的在暗中打量寇季、向嫣的神情。

  生怕他二人臉上露出什么嘲弄的神色。

  那他就真的活不成了。

  他會活生生羞死。

  寇季看著寇禮帶著喬氏坐下,嘴角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喬氏明顯比寇禮聰慧,許多寇禮在意不到、看不到的東西,喬氏可都看得清清楚楚。

  喬氏若不是年輕的時候自己折騰了自己的青春,還真未必能看得上寇禮。

  寇季目光落在了喬氏背后,那個懷里抱著一個小娃娃的丫鬟身上的時候,嘴角的玩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無奈。

  任誰在快接近雙十年華的時候,多一個一丁點大的弟弟,都會無奈。

  寇季的目光注意到了那個小娃娃。

  寇準自然也注意到了。

  寇準目光在小娃娃的襁褓上多看了兩眼,淡淡的開口道:“吃飯……”

  喬氏聽到這話,心里長出了一口氣。

  她知道,寇準這一關,她算是過了。

  寇準看在她為寇府添丁的份上,沒有為難她,默認了她成為了寇禮妻室的身份。

  但這并不代表,她有資格以寇府女主人的身份處事。

  但她也不在乎。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地位,從沒有想過去爭取寇府的女主人的權力。

  有一個身份,她就很滿足了。

  以后她兒子若是長大了,有他祖父的余威庇佑,有他兄長看護,一定會富貴平安的過一輩子。

  一家人圍著桌子,無聲的吃著飯。

  吃完飯以后,收拾了桌子,端上了茶水以后,才開始講話。

  寇準端著茶杯,盯著寇禮,不咸不淡的道:“明年開春以后,你就去知雷州吧……”

  “雷州?”

  寇禮愕然瞪大眼。

  雷州是什么地方,那是朝中官員們犯了錯,被貶的地方。

  人煙稀少。

  土地荒蕪。

  沒有多少政績可以混的。

  一般被貶到雷州的官員,一輩子恐怕都要老死在雷州。

  “爹……我在京兆府待著好好的,為什么要去雷州?那可是發配罪官的地方?”

  寇禮慌忙說著。

  寇準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不愿意去雷州,那就去沙門島好了……”

  寇禮一聽這話,有些慌了。

  雷州那是人煙稀少、土地荒蕪,混不到政績,吃不到好的,穿不到好的,確實不好。

  可比起沙門島,雷州就是人間仙境。

  沙門島那是發配囚犯的地方。

  一群罪犯,堆在一座孤島上,能是什么好地方?

  有傳言稱,在沙門島上,人吃人,那都是很尋常的事情。

  寇禮自然不敢去。

  寇禮顧不得寇季在一旁,哀嚎道:“爹,孩兒究竟犯了什么錯,你要如此處置孩兒?”

  喬氏張了張嘴,想說話。

  但沒敢說出口。

  寇準冷哼了一聲,喝道:“因為你蠢!”

  寇準黑著臉,擺了擺手,讓伺候在正堂里的仆人、丫鬟、寇禮姬妾等人先出去。

  然后對著一臉茫然的寇禮繼續道:“被人算計了,尚且不知。還沾沾自喜的跑到老夫面前顯擺你那小小的六品官位。

  以你的風評、以你的政績,你覺得你有什么資格在短短大半年時間內,升任到六品官?

  你似季兒那般,干出過什么為國為民,又或者驚天動地的大事嗎?”

  寇禮聞言,臉色有些難看,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寇準繼續道:“沒有!一點兒也沒有!老夫派人查過你當官以后所有的理政記錄,一無是處。你明明一無是處,卻屢屢升遷,難道你就不能動動腦子,想一想,看看這背后有沒有貓膩嗎?

  又或者來信一封,問一問老夫或者季兒,看看是不是我們幫你升的官?

  你什么都沒有做,什么都沒有想。

  你只是抱著你那從六品的官印,在哪兒沾沾自喜。

  然后大肆收受賄賂。”

  “嘭!”

  寇準越說越氣,拍桌而起,喝道:“若不是有老夫和季兒威懾,你早就被別人吞的連骨頭渣子也不剩了。”

  寇禮聽著寇準的話,臉色漲的通紅,又羞又惱的小聲道:“孩兒……孩兒哪有您說的那么不堪。”

  寇準瞪起眼珠子,氣的吹著胡子,咬牙道:“你蠢也就罷了,卻連一點自知之明也沒有。若沒有季兒出手幫你,早在天禧三年,老夫就把你逐出府門了。”

  寇禮愕然瞪起眼,看向了寇季。

  寇季抿了抿嘴,沒有說話。

  寇準現在講的,跟寇季打算找寇禮私底下講的話,差不多。

  如今寇準幫他講了,他也就不需要再開口。

  “那吳明吳賢兄弟,蛇鼠一窩,算計了你,把你耍的團團轉。到頭來,你還不知道被人耍了,把人當成至交。若不是季兒及時出現,拿回了那條犀帶。

  老夫少不了被人彈劾,而你少不了被老夫逐出府門。”

  寇準惱怒的喊著。

  寇禮愣愣的道:“那只不過是尋常御賜……”

  “閉嘴!”

  寇準怒喝了一聲,“尋常御賜之物?尋常御賜之物,就算你發賣了,老夫能罰你在祠堂跪一個月?”

  寇季沉吟了一聲,出聲道:“那條犀帶,乃是太宗當年得了番邦貢品通天犀角,制成的犀帶。一共有兩條,一條已經跟著太宗進入到了陵寢,另一條就在祖父手里。

  內府一直惦記著,擔著一些干系。

  可不是什么尋常的御賜之物。”

  寇禮張大了嘴,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寇準怒甩著袖子,繼續喝斥道:“至于你在華州、新平兩地任職的時候,干出的那一樁樁一件件的蠢事,老夫都懶得說。”

  寇禮依舊張著嘴,一句話也沒說。

  他不知道說什么,腦子里暈乎乎的,像是有霹靂雷電在腦中不斷的閃爍。

  寇準的一席話,對他打擊很大。

  一瞬間摧毀了他多年建立起來的一大半的認知。

  讓他難以適應。

  寇準見寇禮這般,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話重了,便不再喝斥,而是冷哼了一聲,道:“讓你去雷州,是為了護你,護住寇府。

  免得有一日,寇府因為你的牽連,陷入到萬劫不復當中。”

  說完這句話。

  寇準甩了甩袖子,離開了正堂。

  寇季在寇準走后,緩緩起身,對著寇禮、喬氏拱了拱手,退出了正堂。

  寇禮在正堂里愣了許久許久,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眼中才有了一些神色。

  他目光有些呆滯的看向了喬氏,道:“我……真的很蠢?”

  喬氏一臉遲疑。

  在她心里,寇禮是救她于危難的英雄。

  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寇禮以前在汴京城里的種種愚蠢的作為。

  寇禮之前在汴京城干的蠢事,鬧的滿城皆知。

  早在她第一次到汴京城的時候,就已經從寇府的仆人嘴里,打聽清楚了寇禮在汴京城里所做的一切。

  也就是那個時候,她知道了寇禮其實不適合當官。

  但她并沒有告訴寇禮。

  因為寇禮有一個位高權重的爹,有一個能干的兒子。

  縱然坐一個庸官,也能借著寇準的蒙蔭,寇季的功勞余恩,穩穩的在官位上坐下去。

  甚至官職越坐越高。

  如今面對寇禮質問,她不知道是該說真話,還是該說假話。

  說真話,怕打擊的寇禮一蹶不振。

  說假話,又怕被寇禮聽出來,讓他遭受到的打擊更大。

  喬氏在猶豫。

  寇禮卻通過她的反應,知道了答案。

  他的蠢,只是因為不善于心計,過于單純。

  并不代表他是個傻子。

  “我知道了……”

  寇禮喃喃的說了一句,緩緩起身,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出了正堂。

  “相公……”

  喬氏趕忙起身,焦急的呼喚了一聲。

  但寇禮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一樣。

  出了正堂,一路走到了他的臥房門口,關上了房門,一個人悶在屋里。

  喬氏緊跟著寇禮的腳步,到了臥房門外,幾次呼喊,也沒有叫開門。

  最后只能悻悻走開。

  她覺得,寇禮這個時候可能需要靜一靜。

  另一邊。

  寇準的書房內。

  寇季站在寇準面前,長嘆了一聲道:“祖父,其實您剛才那番話,可以講的委婉一些。”

  寇準半躺在椅背上,冷哼道:“擂鼓,需要用重錘。不用重錘,不出響。老夫不僅要敲醒他,也要借此讓他長長記性。

  讓他以后做事,三思而后行。”

  說到這里,寇準瞥了寇季一眼,沒好氣的道:“老夫做這些,還不是為了你?你還好意思埋怨老夫?以老夫如今的年紀,官怕是當不了幾年了。

  你爹縱然被人算計,也只是影響老夫一兩次而已。。

  你就不同,你的官位雖然已經不低了,可是根基尚淺。

  等老夫百年以后,你爹會成為你的大麻煩。

  老夫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才不惜狠狠的訓斥他。”

  寇季聽到了寇準的話,微微一愣。

  他對寇準深深一禮,道:“多謝祖父為我謀劃。”

  寇準的良苦用心,表現的如此明顯,他如何感受不到?

  寇準翻了個白眼,道:“老夫就你一個孫兒,不為你謀劃,為誰謀劃?”

  寇季咧嘴一笑。

  寇準擺擺手,道:“過來跟老夫說說,你借著虎字軍入京,打算謀劃什么,老夫幫你參詳參詳。”

  寇季嘿嘿一笑,“您真想知道?”

  寇準也咧嘴笑了,指著寇季道:“老夫就知道,你小子肚子里憋著壞主意呢。”

  寇季湊上前,給寇準分享起了他調遣虎字軍入京的目的。

  寇季謀劃的比較深遠,可不是一兩句能夠講清的。

  等寇季給寇準講完了自己的謀劃以后,已經到了深夜。

  ……

  此后幾日。

  一直到除夕,寇禮都躲在房里,沒有出來。

  喬氏先后找過寇禮幾次,也沒有把寇禮勸出房門,不得已又請了寇季來勸,依舊如此。

  直到寇準出現,寇禮才乖乖的出了房門。

  只是話變得少了,人變得沉默了許多。

  寇季見寇禮從房門里出來了,也就不再關注他。

  除夕降至,他可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忙。

  打點府上的仆人,給他們發賞錢,讓他們返鄉。

  準備年貨、年禮。

  收攏清點萬象樓、萬象典當行收入。

  四處拜訪同僚、至交、故舊,又或者代替寇準,拜訪寇準的至交、故舊。

  忙的不可開交。

  一直忙到了除夕,才歇下。

  除夕夜。

  陪著家人簡單的吃過了一些,發了壓歲錢以后。

  寇準、寇季祖孫二人,換上了朝服,趕到宮里赴宴。

  一應的禮節、入宮覲見的程序,亦如去年。

  不同是,宮里夜宴用的餐具,從金銀之物,變成了景德鎮燒制的瓷器。

  西夏使節在宮里的座次,被排到了大理國之后……

  青塘使節的座次,往前了一位……

  甘州回鶻的座次,亦是如此……

  遼人似乎忘記了之前寇季喋血宮殿的一幕,一如既往的跳出來,開始挑釁……

  似乎挑釁大宋,已經成為了他們一種交流方式,覲見禮節。

  只是沒有出來應戰。

  不是大宋無人,也不是大宋怕了遼人,而是在遼人跳出來挑釁的時候。

  奔騰如雷的馬蹄聲,由遠及近,緩緩響起。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北頌最新章節http://www.knzthc.live/beisong/,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絕對歐神從魔術秀走向娛樂圈臨界血線寒門禍害焚天路我是神尊我能幻想具現仙武戰帝齊天神記七寶妙仙
有没有腾讯十分彩